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
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News

张容伟弃官从教打造女飞人 四川短跑独步天下

  如果说四川短跑独秀天下的辉煌在前期有赖于天才陈家全,那么在陈家全之后,四川短跑则是仰仗于毅然决然“弃官”从教的张容伟。事实上,在田径赛场上,天才固然难求,帅才亦然难寻。

  应该感谢张容伟那个困扰着他自己多年的梦想,正是因为这个不灭的梦想才让他拿起了教鞭。此外,也应该感谢张容伟的坚持,正是这份坚韧不拔,才有了“张家军”从拉队伍白手起家到垄断全国女子短跑,并在此期间培养出了名震中外的刘晓梅与李雪梅,从而延续了四川短跑独步天下的局面……

  1984年6月的一天,28岁的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团委书记张容伟端坐在运动技术学院的一办公室内,对面是学院党委书记陈杰。也就是这一天,张容伟从“张书记”变成了“张指导”。在许多质疑的目光中,他义无反顾地走出了人生最重要一步同时也是风险最大的一步——下基层当教练。上周末,坐在玉林圣天露茶楼,张容伟还感叹道:“现在看来,当初的选择风险确实很大,如果教练工作一旦失败,我这一生也就算完了。”

  1984年6月的一天,也就是这一天,张容伟从“张书记”变成了“张指导”。

  1973年,重庆巴蜀中学年仅17岁的张容伟进入四川短跑专业队,开始了自己的运动生涯。但在10年后退役时,他却是囊中羞涩——没有拿到过一枚全国金牌。退役一年后,张容伟成了运动技术学院团委书记。张书记的工作当时已经搞得有声有色了。然而,就在大家对张书记一致看好时,他开始有些“心不在焉”。由于运动员的“失败”经历,未展的梦想一直都在煎熬着他。与陈杰书记进行了那次影响人生的谈话后,张容伟毅然离开了机关办公室。

  要当教练,首先手里得有人。而人在哪里呢?老前辈们随手向东一指——自己去找去发掘。“选拔队员,为何独选川东呢?难道绵阳、德阳、南充等地就不能出优秀苗子?”毋庸置疑,在四川短跑人的心中,因为一个传奇人物陈家全的出现,“川东”也就成为了短跑天才云集的不二之选了。

  1984年8月,张容伟开始了拉队伍的工作,从内江、重庆、而后万县、长寿、涪陵、忠县……张容伟回忆道,“那个时候,每次出门身上只有几十元钱。”饿了,就在街边吃碗小面。困了,就在当地随便找个小旅店。背个背包,在近半年时间里,他在川东进进出出。忆及往日,张容伟的一句话将艰辛消解于无形,“成都的小面与川东小面,简直无法比,差远喽。”

  1984年年底,张容伟带着川东选来的10个人,住进了新都一中。学校为他们提供一个炭渣铺成的田径场,一个有着两把杠铃的锯木棚。这就是张家军起步的全部家当。

  每天训练结束,队员吃完晚饭,食堂师傅把炒菜的铁锅洗干净,又给孩子们烧热水洗澡。张容伟到现在都还清楚记得:每次洗澡桶里永远带着泥沙,因为这里的饮用水是井水。

  一年后,经过筛选,张家军只有三人留了下来,刘晓梅、龙成香和江岚。刘晓梅,是张容伟川东之行第一站在内江发现的苗子。尽管张容伟对自己筛选的三名

  队员信心十足,但学院的大多教练却并不看好。当张容伟提出要把三人转为学院正式的编内队员时,反对声四起。

  1991年,一个小孩的成功又给了张容伟巨大打击。因为这个小孩曾因心脏问题被张容伟谢绝过,不想在一年后这个平日里并不刻苦的小孩居然拿了世界杯第一,成绩比刘晓梅还好。张容伟傻了——难道我的判断有问题?训练方法有问题?短跑不应该是大运动量?一系列的疑惑开始困扰着他……

  1993年的全运会即将打响,四川各赛场一片紧张气氛。一天,在学院训练场,领导一一慰问优秀运动员(有希望获得奖牌的选手)。当这些领导从女子短跑队伍面前走过时,他们没有停留的意思,大步走了过去,似乎张容伟、刘晓梅他们是隐形人。郁闷、悲伤、心痛、委屈,张容伟心中像打翻了一个五味瓶。受刺激还没有结束。事隔几天后,张容伟再一次受伤了。在全运会比赛前,后勤保障达到高潮。一天,学院专门为优秀运动员熬了人参汤。汤被一罐一罐送到了运动队。当运送人参汤的人员从刘晓梅附近经过时,并没有停留的意思,因为刘晓梅不在喝汤名单上。然而一名好心的工作人员提醒领导刘晓梅也在训练……但得到的答复却是——“那把参汤给她喝一口嘛?!”

  此时,站在一边的重庆汉子张容伟,已经在强压内心的愤怒,“喝一口?我的队员喝汤是靠施舍吗!”

  当年全运会上,憋着劲的张家军开始爆发,刘晓梅一举夺得了女子100米金牌。这次成功,使得张容伟声名鹊起。

  张容伟的严格训练下,李雪梅成为张家军成绩最突出的一名选手……继陈家全之后,张家军为四川打造了第二个短跑巅峰。

  1994年,在新都讲课时,有教练为张容伟送来一个广汉苗子,那就是日后的亚洲女飞人李雪梅。

  “生活上,张容伟像个父亲,但在训练场上,他更像是一位铁石心肠的黑面金刚”。说这线日张容伟生日宴会上,在成都的所有张家军弟子,全部前往张家道贺。大家在回

  当年,张容伟独创了皮筋训练法,他异想天开地前往医院买来大量听诊器上的皮筋,缠在队员脚上进行力量训练,按照张容伟的要求,一堂训练课起码要练30组同一个动作,练习时还必须达到他规定的强度和速度。于是,队员们经常练到发吐。“吐完以后,接着再练。每次训练,张容伟总是铁面无私,不允许我们半点偷懒。”李雪梅回忆道,“与皮筋相比,还有一个更恐怖的训练——300米跑”。只要张容伟一安排大家第二天训练300米跑,队员一般头天晚上就睡不好。对常人而言,或许跑一次300米简直是小菜一碟,但如果被要求跑近10次大强度的300米,谁还能承受?恐怖绝非传言,在一次300米训练后,队员曾秀君当场就休克了。不过,张容伟并没有心慈手软,待曾秀君恢复后,他继续安排大家接着训练。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李雪梅总是咬牙暗骂,“张指导,你够狠!”

  事实上在张家军中,李雪梅是出名的难管。难到何种程度?李雪梅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

  当时,在犀浦训练时,张容伟绝对不允许队员私自外出。但好动的李雪梅偏偏喜欢进城。没有办法,张容伟只有加大检查力度。抽查时,他便会走到队员们住宿的楼下,高喊“李雪梅”,只有见到李雪梅探头回应,他才会放心离开。但只要李雪梅一失踪,张容伟马上就开始电话追查。据李雪梅回忆,有一次去犀浦买东西,刚下三轮车就接到了张容伟“10分钟必须赶回”的电话。李雪梅只得又跳上三轮,“那时应该是在8月份,当我回去时突然下起了暴雨,还没有到训练场大门时,我远远看到一个人,胖胖的,赤裸上身,穿着短裤。也不怕下雨,就站在大门中间。到了面前我才看清是张指导。他看看表,12分钟,说了一句‘还可以。回去休息了!’”李雪梅笑着说,“张指导的样子,把我笑惨了。”

  除去有如父女一般的亲情,正是在张容伟的严格训练下,李雪梅成为张家军成绩最突出的一名选手,最终成为亚洲女飞人。她在1997年八运会比赛中,一举夺得女子100米冠军、200米冠军、女子4×100冠军……继陈家全之后,张家军为四川打造了第二个短跑巅峰。 记者文乘武

  从10月12日凌晨开始,国庆彩车将正式告别广场…[详细]

  漂在海外为什么出过国的人回来之后都会说中国不好

2019-12-10 06:34:29  [返回]